《何以罪息》第二章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

发布时间:2022年06月20日

       2、李慕言已是夜, 宫中一片寂静。 李慕言一身黑衣, 旁边是丞相之子晏清舒。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, 几乎形影不离。 李慕言虽然在说话和举止上不喜欢晏清书, 但始终没有离开过他。 李慕言今天就该离开京城了。 今天一大早, 漠北十七营的所有将领都参加了他的出书, 就连他的父亲也命令他离开漠北。 李慕言想起了父亲的话:“千夫人只是苍冥送来的众多佳作之一, 杀了她, 只是惊蛇而已。我吃了药, 以为是在控制自己, 便装作在她手下。 控制, 你不能留在这个首都, 我还有两个任务给你, 去燕国古墓拿钥匙, 苍冥拿了地图然后回来, 这个世界必须统一在手中 “是啊,

你们父子的。你们要照顾长工, 这两件事的具体风格只有他知道。
       ” “还有别的任务吗?” “苍冥的控人之术, 就是用自己的血做祭品, 然后用蛊虫来控制人。你把这丹药送给皇上, 一定要看着他吃。最近又有不少新妃子入了。” ” 李慕言告别了父亲, 如今侯府的钱夫人只有一只手遮天, 连父亲都难以给自己寄信。 他摸了摸怀里的药, 领着晏清舒翻墙进了宫殿。 侯府、丞相府和皇宫一墙之隔, 他们早就修炼了闭眼穿行的能力。 丞相府和侯府原本是相邻的。 晏清舒自从知道墙后是李慕言的客厅后, 兴奋的一夜未眠。 毕竟在这之前, 晏清舒缠着他问他住在哪一间, 李慕言从来没有。 是保持沉默。 晏清舒第二天一大早就有人推墙了。 前一晚, 李慕言还以为自己终于完成了父亲交给他的任务, 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。 结果,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, 院子里的墙已经被人拉住了, 再抬头的时候, 只见颜青树坐在倒塌的墙上, 笑眯眯的看着他。 那一刻, 李慕言明白了什么是绝望, 那就是绝望。 从那以后, 李慕言就没有过平静的日子, 他终于被流放了, 这家伙也得跟着。 燕青树被周围的士兵包围。 绥安宫的兵来了八波。 他叹了口气, 翻身趴在屋檐下:“怀瑾, 今晚怕是进不去了。” 李慕言歪着头, 越过他。 一眼看去, 一个成功多了的白痴, 要不是拖拖拉拉, 早就进去了, 又何必用它来被这里的寒风吹着。 漠北的夏天, 昼夜温差也很大, 燕清舒扭动着转身, 影响了李慕颜的观察和切换。 李慕言狠狠的瞪了他一眼:“你父亲不知道, 他是怎么生下你这么不幸的家人的。” 晏清舒摸了摸鼻子, 有些委屈:“我不是故意的, 谁把你放在我面前的?走这么快。 我的武术不如你。 你爹是将军, 我爹是丞相, 我家肯定很重。 李慕言头疼的闭上了眼睛, 不想回答晏清书歪歪扭扭的推理。 他的父亲不再理会他, 妖妇在屋子里掀起波澜, 被敕令逐出漠北。 一直在喊叫的大叔这次不打算偷偷帮忙了,

他要偷偷完成父亲交给他的任务。 算了, 在他身边还有这么一件事,

足以失败。 李慕言从来没有这么绝望过。 其实他是真的拒绝了晏清书的好意, 让他画钥匙和地图, 只是这个男人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。 他对晏清书道:“此行多福少福, 若失败, 我这辈子都回不了侯府, 也无法继承漠北十七营。” 正嚼着一只大鸡, 嘴角还挂着肥肉:“还好, 我爹没追我, 我还是要回家继承丞相府。” ” 李慕言:“……”希望你能活着回来。看着第九波防御的差距, 李慕言很是激动, 就等着这一刻, 眼神示意晏青树跟上。晏青书 嘴巴连续张开好几次又合上, 心里不好, 李慕言眼中满是焦急, 切换防御的时间只有一点点, 他们只能靠这点点时间进入皇宫了 李慕言瞪眼道:“你他妈干什么, 我先走了。 ” 晏青树痛苦的忍住, 脸色难看极了, 终于撑不住了。在李慕言的注视下, 他打了个喷嚏。李慕言的脸色慢慢的黑了下来,

在屋檐上走动, 像是要认输似的。 晏清书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 伸手一推, 尴尬的推了推李慕颜:“怀瑾……” 换防的侍卫听到声音, 早就围了宫墙, 举剑冲向 晏清书见李慕言不理他, 端坐在屋檐上, 尴尬地迎了上去:“哈哈……哈哈, 好久不见李将军, 注意安全! ”李烨收剑, 忍笑忍痛, 头也不回, 稳住声音, 沉声道:“皇上在里面等了许久, 我却没有。” 没想到你和怀瑾进去了。” “李慕言, 是不是又耽误了?” 话音刚落, 周围就传来一阵笑声, 整个漠北都传开了。 文武双全。晏清舒。只要晏清舒在身边, 李慕言总是要历经波折才能完成任务。大家其实很好奇, 明明晏清舒是个燃料瓶, 为什么李 慕颜只是嫌弃他, 却从来没有真正的抛弃过他。 晏清舒耸了耸肩, 没有当真:“时间不早, 真巧。 李慕言一脚踹在晏清舒的屁股上, 嚎叫着滚了下来, 痛苦的龇牙咧嘴, “怀瑾, 你干什么!” ”李夜忍住笑, 退到一旁, 听着晏青树的嚎叫, 也没有去拉, 这两个活宝, 今天一走, 宫里的热闹应该少了很多。漠北日子即将改变。 李慕言站起身来, 从屋檐处轻轻一扫, 安全落地。 他拍了拍袖子, 脱下围巾, 走了进去。 燕清舒在身后喊道:“李怀瑾, 你拉我。” 又是一笑, 李慕言的脸色彻底黑了下来。 他是真想杀了晏清舒这个杀了千刀万剐的人。 李烨笑着催促道:“皇上要休息了, 我先带你去换衣服, 不知道你从哪里借来的黑衣, 长得像你。” 李慕言骂了李烨。 一看, 李烨立马闭嘴。 李慕言以报仇雪恨而臭名昭著。 被漠北开除。 打赌他会回来。 其实这也没什么, 李烨不想承认自己不人道, 毕竟他赌了五千两, 晏清舒不会回来。 李慕言虽然经常骂晏清舒, 但他只是马虎, 从来没有真正生气过。 还记得一年前, 御史公子和晏清书隔着马路互相骂。 御史公子居然在心里骂了一句:“晏长恭, 你失败了也够成功的, 除了给小侯爷找麻烦, 你还能做什么!” 长弓道:“我知道的更多!” 话还没说完, 李慕言就从人群中扫了过去, 御史公子的门牙被一巴掌打断了。 之后,

虽然还有人在心里骂晏清舒的功劳绰绰有余, 但没有人敢在李慕颜面前对他不敬。 李慕言也是个小牛后卫。 李叶轻咳一声, 催促颜长宫:“别为难我们, 皇上等不及了。” 晏长宫还在哼哼。 李慕言见人这么多, 真想一脚踹死他:“晏长宫, 你他妈给我快点。” 除了成功和失败, 李慕言想不出任何词语来形容他。 李慕言觉得, 这可能就是自己的命, 这辈子就栽在了晏长宫身上。 李烨带路, 长恭在后边小声说道:“叔叔也是如此, 你等着, 又何必把你们都留在外面?” 李慕颜翻了个白眼, 想起皇上没有子嗣, 长恭还有半数皇室血脉, 未来可能会被拉来继承皇位。 他无法想象自己会在长恭的身下低头。 他一定是疯了。
        他绝对会发疯的。 他宁愿回老家种地, 也不愿辅佐这样一个功成名就的君主。 一定是个傻子。 李烨笑着转身道:“皇上没有让我们看守, 我们都以为你们两个很难回来。毕竟我们从小一起长大, 所以我们 必须最后一次见面。” 李牧烟河晏长宫在宫中长大, 每天吃饭的时候, 他都会爬墙到御膳房, 仿佛置身于自家后院。 皇帝无奈。 上朝时, 他皱​​着眉头, 问丞相和侯爵要不要搬家。 结果丞相和侯爷面面相觑, 既然孩子会翻墙, 我不知道我在家里节省了多少食物。 他们一个接一个地理直气壮地拒绝了皇帝, 甚至把对身体有益的东西翻过墙来。 皇帝只好放弃了。 从此, 皇宫几乎成了两人的后院。 晏长宫瞪了李野一眼:“我怎么感觉你在骂我, 你又在赌赌场了?” 李慕言偏头看了一眼李烨, 顿时觉得一冷, 哈哈大笑:“我没赌多少, 你也知道我的薪水低, 是不是不可能?” 晏长恭道:“呸, 说你这次赌多少, 我回不来了。” 李叶挠了挠后脑勺。 :“不多, 只有一千两, 哈哈哈哈。” 晏长宫:“……” 李慕言:“……” 这可能是这家伙一生中最宝贵的时间。 片刻后, 他进入了内殿。 负责的阿姨从小就看着他们长大。 见他们来了, 她的眼眶就红了:“过来换衣服, 让皇上见见, 你们天天跟猴子似的, 我出了宫怎么办……” 姑姑抽泣着 正如她所说。 晏长宫连忙上前搂住她, 擦了擦眼泪, 安慰哄道:“姑姑没事, 我和怀瑾你不知道, 我一定能照顾好他。” 李慕言:“……”你照顾我?? 宫女穿上衣服, 依旧是平常的翡翠珞珏, 饰以珍珠和玉石, 掌柜的姑姑过来伺候李慕言换衣服:“长宫武功薄弱, 你护他一身。 小阿姨……”说着, 她又哽咽了。 起来。 李慕言叹了口气:“如果我还活着, 我一定会把他平安带回来。” “嗯……”阿姨开心的笑了笑, 擦了擦眼泪, 给他穿好衣服。 收拾好后, 李烨送他们进了皇寝。 “李将军, 您不进去吗?” 晏长恭问道。 李叶摆了摆手。 李慕言率先走进大厅。 皇帝衣冠楚楚地站在窗边, 没有休息。 他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声音, 道:“来吧?让我等一下。” 李慕言和晏长恭跪下迎接, 漠北帝扶他起来。 李慕言起身, 晏长宫拍了拍他的腿, 想要起身。 漠北帝瞪了他一眼:“你给我下跪。” 晏长宫:“……”大叔, 你好狠心……李慕言从怀里取出药, 递给漠北帝:“我爹说, 苍冥秘术就是用自己的药来喂人 血。只要正常人遇到, 血就会变成妄想, 迷惑人心, 以后也没有明确的时间。 仔细检查了一下, 侯府已经有钱夫人了, 更何况宫里, 你吃了这药, 就不用担心了。” 漠北帝后宫的美女, 多半是官员派来的, 就算细节不清, 也已经改成了好人家, 要查探, 简直是迷雾中的浮云。 眸光一沉:“苍冥那边的人野心太大, 伸手这么久, 真没想到你叔叔他们会和你一起叛国。” 听说十七营 在漠北和李慕言一起叛国的时候, 我真的吓了一跳, 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, 他早就料到他们会给李慕言告发, 没想到他们竟然戴上了叛国的帽子。. 在整个漠北, 别人可能会背叛国家, 但李家绝对不会。 因为整个漠北有一半是他家的。 在漠北, 王室丞相府三足鼎立, 无人超越。 李慕言:“我也没想到, 我爸说, 既然要做大事, 就要把小路全断了。” “你带上长宫, 一定要保护好他, 我没有孩子,

这个位子迟早会给他的, 你先去燕国, 找一个叫谢淑英的人。” “谢淑英, 号称‘一剑四霜寒域’的人?” “那首诗没有过多赞美他, 他的剑法天下无双, 身边总有一只猫, 应该很容易找到。” “古怪。” “如果你找到他, 他会帮助你, 他是燕国的守护神, 国家安定的时候, 他的行踪飘忽不定, 他在危难之际举剑保护他。他是一个难得的人, 就算不能成为朋友, 也不能成为敌人。” “我将会。” 李慕言心想, 燕国竟然有这种人不慕名。 漠北帝服了药, 李慕言将长恭抱在膝下。 一出来, 李烨就已经准备好了行李和快马。 李慕言和长恭在宫道上骑马, 经过侯府时, 他牵住了马。 常宫以为他不情愿, 安慰道:“没事, 我们很快就回来。” 李慕言没理他, 下马踹门, 管家睡眼惺忪地打开了门, 看到是自己的孩子侯爷, 我的泪水夺眶而出。 李慕言拍了拍管家的手, 进了府邸。 常恭自然下马准备进来, 毕竟他已经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第二故乡。 李慕言斜了他一眼:“站在这里等我。” 常宫:“……”他嫌弃。
        一进府邸, 李慕言就直奔仓库而去。 早在李慕言进入府邸的时候, 就有人向钱夫人汇报了。 李慕言从仓库里取出了十万两银票, 放到了怀里。 正要离开, 钱夫人已经扭了腰, 冷哼道:“你都已经被开除了, 你有什么资格动用侯的钱?” 李慕言从她身边走过, 冷冷道:“我劝你不要招惹我。” 钱老夫人脸色一变, 双拳攥紧, 转身离去。 李慕言出了屋子, 骑上马, 疾驰而去。 长宫在身后, 用尽全力跟在后面:“怀瑾, 你怎么跑这么快!” 李慕言没理他, 过了一会儿就到了赌场。 , 李慕言一进来, 喧闹的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。 本来应该被赶出漠北的人, 还在漠北, 着实让人眼前一亮。 其实大家还是很为李牧生气的。
        毕竟他年纪轻轻就打了很多仗, 让漠北名扬四海, 可是所有人他都没有想到, 自己会被一个女巫伤得这么重。 漠北的人很佩服李慕言, 不然也不会用“无双”小王子来夸他。 一进赌场, 众人虽然有些惊讶, 但还是恭恭敬敬的喊道:“李慕言来了。” 没有人相信李慕言会背叛国家。 如果李慕言真的背叛了国家, 整个漠北人都会跟着他, 千金易得, 好将军难寻。 更何况是的, 一个以血统御山河的好将军。 李慕言“嗯”了一声, 径直走向了“晏清舒”下注的那张桌子。 每个人都以为他会分桌子, 但他没有。 他只是从怀里取出了十万两银子, 按在了“活”的一面。 整张赌桌上, 赌晏清书“死”的一方是金银, 而赌他“活”的一方, 却只有几两银子。 “十万两, 我赌晏青树会活着回来。” “我李慕言只要活着, 他就不会死。” 众人无语, 李慕言丢下银票, 转身就走, 身后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喊叫, 有些人夹杂着哽咽的抽泣声:“等小侯爷回京。” 晏长宫被里面的声音吓得差点从马上摔下来。 李慕言一出来, 皱着眉央求道:“你骑慢点, 我跟不上, 我跟不上……” 李慕言骑上马, 无奈的看了他一眼, 连连骂道:“有前途”却放慢了脚步。 片刻后, 他们离开了漠北城。 守城的将军是个愤世嫉俗的人物, 他认为李慕言是被叛徒陷害的。 他看着李慕言消失在塔上的背影, 叫道:“小侯爷, 快回京城!” 片刻后, 浓雾开始升起, 李慕言沉声说道:“女巫派人来杀我, 你以后保护好自己, 我怕我照顾不了你。” 。” 常恭笑道:“没事。今天走之前我就自己想好了, 没事。别忘了, 我虽然不擅长武术, 但擅长轻装。当它 来逃, 谁能打得过我。” 李慕言厌恶的看了他一眼:“你很光荣。” 片刻之后, 几道人影出现在了迷雾之中。

返回到上一页>>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0-2012 天津航道局有限公司 tianjinhangdaojuyouxiangongsi ,All Rights Reserved (www.alltolled.com) 津ICP备2012765607